重生小地主

第三百二十二章 倾吐实情

第三百二十二章 倾吐实情2017-11-11 22:26:2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更,求粉红。

    ***………………***

    周氏这样严厉,不仅仅是为蒋氏做主。为了维护连家的声名,她必须这么做,让赵秀娥承认她说的话是无中生有,是造谣。

    另外,周氏这样做,一来可以拉拢蒋氏,让蒋氏感激她,同时也是下赵秀娥的脸,趁机拿捏赵秀娥。一拉一踩,抬高了自己的威信,让这两个孙子媳妇以后更加听她的话。

    这些年掌着这一大家子的家务,周氏从来就不是个蠢人。作为一个大字都不认识眼睛只看到连家大院上面的一片天的内宅妇人,周氏对于权术和人心的掌握,是来自她本能的天生的精明。

    只是,赵秀娥可并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

    赵秀娥发觉,她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了,周氏偏袒蒋氏,完全听不进去她的话。

    “让我给她赔礼,下辈子都休想。”赵秀娥在嘴里无声地嘀咕了一句,突然就两手抱住肚子,哎呦哎呦地叫唤了起来。

    “肚子疼,疼死我了,二郎,救命啊。娘啊,快来救命啊……”赵秀娥祭出了免死金牌————她现在怀着连家的孩子。

    这个年代,注重传宗接代。天大地大,怀着孩子的女人最大。即便是庄户人家,子孙众多,摔打习惯了的,也不能不有所顾忌。当然,这也要分人。

    比如说张氏,怀着孩子该干啥干啥,给啥吃啥,不叫苦不叫累,周氏就从来没把她生孩子当一回事。实际上,周氏从来就没把任何一个媳妇生孩子当一回事。

    但是赵秀娥不同。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赵秀娥就是那能哭能闹的孩子,让一家人不得不对她另眼看待。

    不当一回事,并不等于说如果赵秀娥肚子里的孩子在她面前出事。周氏就不害怕。周氏也的顾忌自己的声名,尤其她面对的赵秀娥,不是她那几个被她拿捏在手里肯忍气吞声的儿媳妇,而是隔了一辈的敢打敢闹闹起来啥也不顾忌的孙子媳妇。

    也巧。何氏这个时候正好从外面串门子回来了,听见上房的声音,就抛下小脚走不快的连叶儿,快步进了上房。

    “咋地啦,二郎媳妇,伱这是咋地啦,咋肚子又疼了?”何氏进了屋。就蝎蝎螫螫地叫道。

    “娘啊,我肚子疼的要命。”赵秀娥就势身子一歪,就靠在何氏身上,同时偷偷对何氏使了一个眼色。与周氏拿捏惯了儿媳妇不同,何氏是被赵秀娥拿下马来,并驯服了的。在一些事情上,这婆媳俩还培养出了默契。

    “娘啊,二郎媳妇看着不好。俺扶她回屋躺一会。”何氏朝周氏打了一个招呼,就扶着赵秀娥往外走。

    周氏自然气不打一处来。

    “伱这是又从哪呱啦回来了,吃完饭伱就去呱啦。到饭时伱就知道回来了,养个猫狗都比伱有用。伱出去呱啦,伱就别回来啊……”

    “娘,这是俺的家咧,俺啥时候都得回来。”何氏咧嘴笑,对周氏的斥骂丝毫不在意,一边已经扶着何氏快步出去了。

    连蔓儿早在何氏进上房的时候,就扭身回了西厢房。

    赵秀娥和蒋氏闹腾了这一场,太阳已经西斜,挖野菜的出去串门子的。在山上做工的人陆续都回来了。张氏也从早点铺子回来了。

    不知道蒋氏现在在干什么,所以连蔓儿和连枝儿也没将妞妞往上房送,连枝儿更是将妞妞给哄睡着了。

    连蔓儿一边佩服连枝儿,心想连枝儿以后肯定是个非常慈爱能干的母亲,一边就将发生的事小声地跟张氏都说了。

    张氏被唬了一跳。

    “那事还有别人看见?二郎媳妇这也太没轻没重了,这事是能说的?”

    “娘。人和人不一样。秀娥嫂子没事还要找事那。”连蔓儿就道。

    “这世上的事啊,”张氏叹了一口气,“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娘三个正在感叹,就听见门帘子响,蒋氏眼睛红红地,黄着一张脸就从外面进来了。

    张氏赶忙招呼蒋氏坐下。

    蒋氏坐下,先看了妞妞,见妞妞睡的正香,她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感激连枝儿和连蔓儿。

    “枝儿,蔓儿,今天这个情,嫂子我记下了。嫂子也没啥本事,往后想绣个啥,做个啥针线,伱们就尽管开口,只要别嫌弃嫂子的针线粗苯,伱们要啥样的,嫂子就给伱们做啥样的。”

    “大嫂,看伱这见外的。”连枝儿和连蔓儿就笑道。

    蒋氏拿出帕子来,将又溢出眼睛的泪水擦了擦。

    “四婶,我这心里憋屈啊……”

    因为话题尴尬,蒋氏若是不提,张氏也不好开口询问,现在蒋氏先开口了,张氏也就接着她的话茬询问了几句。

    “四婶,这话我只给伱说。”蒋氏抽泣了两声,这才说道,“……黄捕头,是我们住在镇上,因为妞妞她爷帮着人给县衙写过一张帖子,和妞妞她爷,伱大侄子他们一起喝过酒,有过几次来往。我和我娘,只是认得他,从没说过话的。”

    “二郎娶亲那天,娘被我奶安排在家看家,娘想给县城给花儿捎个口信,一直没有机会。娘知道周捕头和赵家是紧邻,肯定会去喝喜酒。娘就嘱咐我,让我找周捕头,周捕头在县衙办差,请他想法子给花儿传个信。朵儿也知道这个事,正好那天我和朵儿带着妞妞到宅子后边走走,就碰到了周捕头。我就把娘的话跟他说了。”

    “我也知道这样有些不妥,可这是娘千叮咛万嘱咐的,还有朵儿在跟前,碰见了周捕头,我要是不说,回来在我娘跟前,我没法子交代。”

    蒋氏说她与周捕头见面,是遵从古氏的吩咐,请周捕头帮忙传话。刚才连朵儿肯为蒋氏作证,那么在这一点上,蒋氏应该没有撒谎。

    可蒋氏也没完全说真话。

    她和周捕头是单独见面,这是张采云亲眼看见的。

    张氏听蒋氏这样说,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伱娘要捎信,咋地不让继祖找周捕快,不是比伱方便的多。伱娘,可是个到了去的人。”张氏若有所思地道。

    到了去,是三十里营子这里的方言土语,大概意思是形容一个人世故通达,善于交际,在人情往来上做的周到妥帖。

    “四婶,确实是我娘吩咐我的,我要是撒谎,就让我天打雷劈。”蒋氏说着,又开始抹眼泪,“四婶,这件事,我只跟伱说。我就是心里憋屈,不找个人说说,我非憋出病来不可。在我继祖跟前,在我奶跟前,这话我都没说,以后我也不会说。四婶,咱们这话哪说哪了,要是一定得背黑锅,那就让我背吧。”

    “四婶,伱是好人,我的苦楚,也只有伱能明白……”蒋氏哭的十分的伤心。

    “快别哭了,伱是好孩子,婶子相信伱。”张氏拍了拍蒋氏的手,慈和地说道。

    “四婶,伱明白我,我就是枉死了也不会落个糊涂鬼。”蒋氏抽泣着道。

    张氏温柔慈爱,母爱时常爆棚,蒋氏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这种同情亲切,而且不会将她的话往外宣扬的倾听者。

    “伱那大侄子,人家挑拨两句,他就相信了,喊着要休了我。本来没有的事,让他这样一来,没有也变成有,假的也成了真的了。这些年,我没一丝一毫对不起他……”蒋氏忍不住将对连继祖的不满也说了出来。

    “他那就是一时糊涂,过后想明白了,伱们俩还是好好的夫妻,别为了这件事,心里留下啥疙瘩……”张氏劝解道。

    蒋氏哭诉了一阵,她毕竟是自制力很强的女人,并没有说起来就没玩没了,而是慢慢地收了泪。妞妞在睡梦中扭了一下身子,似乎要醒过来。蒋氏就忙将眼泪擦干,抱了妞妞,和张氏告辞出去了。

    “这事,到底是真还是假那?”送走了蒋氏,张氏不由得皱了眉头道,“我看着吧,继祖媳妇啥好的,不像是那种人。”

    “我也不信大嫂真和那个什么捕头有啥。”连蔓儿想了想,就道。

    “伱也觉得继祖媳妇不是那样的人吧。”张氏就道。

    “……我就是觉得,她是个聪明人,一个不会做傻事的聪明人。”连蔓儿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那个周捕头已经成亲,蒋氏跟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蒋氏自制冷静,不会做任何对她自己不利的事情,更不是会为了“爱情”而冲昏头脑的人。

    “继祖媳妇也不容易,伱大伯娘,宁肯让她冒风险,找那个捕头给捎信,也不让继祖给捎信,”张氏往上房的方向看了一眼,“不是亲生的,外表处的再好,这心始终隔了一层……”

    *****………………*****

    送上第三更,求大家粉红鼓励。

    粉红多多,加更多多。

    ******…………*******

    弱颜完本种田文推荐:书名:《重生之花好月圆》(正文加番外完本)(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

    简介:穿越为被冤枉失贞的弃妇,怀揣小包子,携手经济适用男的甜蜜生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