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一百四十三章 眼红

第一百四十三章 眼红2017-11-11 22:22:37Ctrl+D 收藏本站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抿了抿嘴,心想,肯定是六郎终于忍不住,用手去抓肉吃了,然后被连秀儿给骂了。

    “你说啥大人,爹都吃过了。你当俺不,不就是你自个想吃,咋六郎吃一块就不行了?”是何氏的大嗓门。

    连秀儿和何氏吵起来了。

    张氏忙拉了张氏,快步回了西厢房,把门关上。

    “娘,咱能做的都做的,那些事,咱管不了,也不好管。”连蔓儿道。

    张氏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脸上却没有了方才的喜悦。

    “都是因为穷。”张氏道。

    连蔓儿看张氏似乎有些不自在,她就张氏这是“贤良淑德”的毛病又犯了。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张氏,是这个时代的道德规范,要求人们,尤其是,一定要先人后己。像这种情况下,就要饿着和的孩子,把好都给别人,这样才是好的,是对的,才算的上是道德的标兵。

    张氏一直严格按照这个规范来要求,要她彻底改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现在张氏能够做到这样,连蔓儿已经很欣慰了。

    “娘,你不能这么说。你想想,咱家不穷吗,可我和姐,哥还有小七,我们啥时候争过吃的?”连蔓儿道。张氏和连守信是比较包子,不过想一想,每个事物都有两面,正因为他们夫妻温厚的性格的影响,她们姐弟几个的性格也不,在一起才会这么和睦。

    张氏听连蔓儿这么说,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自家的几个孩子干活从来都是抢着干,吃却都是相互谦让。

    想到自家的孩子的种种优点,张氏的心情重新开朗起来。

    至于那碗肉菜究竟是分配的,最后还是连叶儿告诉连蔓儿的。何氏和连秀儿争吵,被周氏镇压了下来,何氏被周氏狠狠地骂了一顿。连老爷子做主,连家的几个孩子,每人都分到了一块肉和一勺菜。连蔓儿和连叶儿议论了一阵,觉得这还要感谢何氏。如果何氏不撒泼和连秀儿吵,那么几个孩子很可能分不到那么多的肉菜。

    “蔓儿姐,我和你说件事,你可别生气。”最后,连叶儿看着连蔓儿的脸色道。

    “猜也能猜的差不离,有啥可生气的,你说吧。”连蔓儿道。

    “别看奶老姑和二伯娘吵的那么厉害,吃晚饭,人家又好了。她们都说说四婶不好,说四婶心眼儿不好,你们吃香的喝辣的,给上房送菜送的少,要是送的多,够大家吃的,她们也不能吵起来。”连叶儿向连蔓儿道。

    连蔓儿就被气笑了。她们从嘴边省下来的肉菜,恭恭敬敬地送,没落着好不说,还被派了一身的不是。这叫事。

    “蔓儿姐,她们,你也别往心里去。我爹和我娘都说,四婶心肠好,要是换别人,才舍不得送出那些好菜那。”连叶儿道。

    连蔓儿转过身来,就把连叶儿的这些话跟张氏和连守信学说了一遍。

    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被气坏了。

    “下次咱再吃啥,一点都别给她们送。”连蔓儿就道,“……咱在上房吃那几顿,咱还干活了,奶还怕咱吃那。”

    “对。”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赞同连蔓儿的意见。

    连守信闷不做声,孩子们说的没,可周氏是他的亲娘,他无话可说。

    张氏看了一眼连守信,只能安抚几个孩子。

    “咱做事对不起的良心,她们爱说啥就说啥吧。”张氏道。

    “谁说啥也没用,有咱爹那。”连守信闷闷地道。

    是啊,好在连老爷子还是通情达理的,连蔓儿想。

    ……

    因为和连老爷子商量过了,连蔓儿几个从第二天开始,就到上房去和连老爷子念书。说是念书,就是一本旧的三字经,她们四个孩子一起看。连老爷子则是不用书本,就能背诵出来,这样一天学几个字,先是认字,然后连老爷子教她们写。

    一开始,她们也不舍得用墨和纸,先是用手比划的顺了,然后用毛笔蘸了清水,先在桌子上写,最后才每人分一张纸,按着字帖正式临摹。

    四个孩子中,连蔓儿和五郎学的最快。

    “五郎以前学过一些,现在才能学的快些。蔓儿也能学的这样快,算得上是天资聪颖了。”连老爷子用了一句成语来赞连蔓儿,接下来却又叹了一口气,“可惜是个女娃,要是托生成个男娃……”

    连蔓儿暗自吐了吐舌头,她可不好意思说聪明,她能学的快,主要还是因为她也是有基础的,不过这话却不能说出来。

    “我也就能教你们念个三字经,等你们二伯了,就让他教你们。”学了两天之后,连老爷子在下课后说了这么一句。

    连老爷子只在小时候,他父母还在的时候念过一年多的私塾,后来就全靠他自学。而连守仁却是个秀才,连守仁能教的当然比连老爷子多。

    连蔓儿就看了一眼五郎。五郎最爱念书,听连老爷子这么说,一定高兴。可是让连蔓儿不解的是,五郎脸上并没有半点喜色,反而微微皱起了眉头。

    连蔓儿她们每天跟着连老爷子学习,却也没有放下家里的活计。酸菜作坊办的很顺利,现在除了给武仲廉名下的酒楼作坊供货,还有县城甚至外县的酒楼和饭庄来向她们买酸菜。另外,还有一些小贩,也从她们这里买了酸菜,然后拿到各个集市上去卖,当然价格就比当初连蔓儿在镇上卖的时候高了一些。

    作坊开了十天,就有来干活的想领工钱。

    “不是说好了,月底给吗不跳字。连枝儿道。

    “是二蛋,说是她妹夫在哪个村一个作坊里干活,干了一个月,最后没得着工钱。”张氏道,“二蛋跟我说,不是她信不过咱,是她婆婆,说要是拿不工钱,就不让她来干了。”

    这个年代大多数开小买卖的都讲究诚信,不过难免也有一些例外的情况,像这种做工最后却得不着工钱的事,也不是没有。

    “娘,你想咋办?”连蔓儿就问。

    “我就是想和你们商量商量,要按我说,我就把她这几天的工钱给她。”张氏道。

    “给就给吧,到月底也是这么回事,咱还能赖她的工钱。”连守信道。

    “娘,要不,就把大家伙的工钱都发了吧。”连蔓儿想了想,说出了的意见。“咱现在跟武掌柜那边,都是三天结一次账。别人来买酸菜,也都是拿现钱。咱干脆每十天给大家伙结一次工钱,不用等月底了。”

    作坊的本钱并不大,还有武掌柜那一吊钱作为周转,现在已经完全周转开了,每十天给来做工的们工钱,作坊是办的到的。

    就是几文钱,在乡村人家眼里也是很看重的。缩短结算工钱的周期,让干活的们早点拿到工钱,这样不仅能够消除她们的顾虑,同时还能更大的鼓舞她们干活的积极性。

    “蔓儿说的不,要是我,我也想早点拿到工钱。”张氏道,“那咱就这么办吧。”

    “娘,你不是说想多招几个人,等下不用你去找人,就有人来找咱们。”连蔓儿又道。

    第二天,来作坊干活的们就拿到了她们这十天的工钱,按照她们干的多少,从五十文到八十五文不等。

    这下子们都乐开了花。

    转天,就有三十里营子,还有外村的年轻不断地找到连家来。进门就和张氏攀关系,问作坊里还要不要人,她们也想来做工。因为现在酸菜的订单更多了,张氏也正想再多找些人帮工,就在的里挑了几个,让她们来上工。

    “前两天我还有点发愁,怕找不着合适的人。谁想到,今天就来了这老些人,挑都挑不。”吃晚饭的时候,张氏带着笑意说道,“我看照这样,还得有人来。”

    “这还不是因为看见咱发工钱痛快”连蔓儿笑。嘴上说的天花乱坠,哪里比得上实实在在的银钱到手那。

    “那倒是。”张氏点头。

    “对了,娘。”连蔓儿想到今天那些跟张氏攀交情的场面,就想提前给张氏打个预防针,“咱作坊可不养闲人,咱只要能干的人,是不是亲戚,有没有交情,这些都不管。”

    “我。”张氏扒饭,“咱的作坊养不起闲人。”

    “这不是养得起养不起的事,咱就不能养。”连蔓儿道,“娘,我你心软,可这事不能马虎。”

    “嗯。”张氏点头。

    一家人刚吃完饭,张氏将碗筷都收拾利落了,正要趁天没完全黑,做点针线,连秀儿就走了。

    “四哥,四嫂,爹和娘让你们。”

    连守信和张氏自然答应了。连蔓儿正闲着没事,就也跟着到上房来。

    上房屋里,除了连老爷子周氏和连秀儿,连守义和何氏也在。

    “你们缺人干活是吧,就让你二嫂和秀儿去吧。”周氏开口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