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三十四章 暖冬

第九百三十四章 暖冬2017-11-11 22:40:1Ctrl+D 收藏本站

    连守信和五郎还没说什么,小七就先走到连蔓儿跟前,笑嘻嘻地跟连蔓儿道喜,还伸出手来说要讨喜钱。

    连蔓儿这个时候本来有些害羞,不过看小七这个样子,她立刻就故意的立起了眼睛。

    “喜钱没有,脑瓜崩儿就有。”连蔓儿说着,就给了小七一个爆栗。

    这一下,自然不会真用力气。小七还是哎呦一声跳起来,一手护住了头,一边就喊疼。

    “爹,娘,哥,看我姐打我了。”就这样,他还不忘记告状。

    一家人就都笑,别看小七现在在外头总是小大人的样子,只有自家几口人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时时流露出孩子气来。

    “你姐害臊你,你还招她。她不打你打谁呀。”张氏就笑道。

    小七见一家人都不帮他,满脸的委屈霎时间消失的不见了踪影,一面就挨到连蔓儿身边坐了,笑嘻嘻地看着连蔓儿。

    姑娘家说了好亲事,这自然是大喜事一桩。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姑娘要嫁出门了。虽然是日子还没有定,但是一家人,包括小七,都知道,这日子肯定不会太远。

    喜悦之余,现在就开始有点舍不得了。

    丫头们送上解酒的茶并些新鲜的果子上来,一家人一边喝茶,一边就唠起了家常。话题,始终围绕着五郎和连蔓儿的亲事。

    “刚才五郎跟我说,说是想把他的事抓紧定下来,办了。别耽误了蔓儿和六爷。”连守信低声地对张氏道。

    连蔓儿在旁边,正跟小七说话,就听见了只言片语,略一猜测。就知道连守信在说的是什么了。

    “爹娘,哥,这事可不能这么办。”连蔓儿赶忙就道,“我哥这也是一辈子的大事。还不只是他自己个的一辈子,也关系到咱全家。”

    说白了,连蔓儿如果嫁的不好,是她一个人委屈。可如果五郎娶了不合适的媳妇进门,那委屈的不仅是五郎,对整个连家都会有不小的影响。所以,五郎的事情是马虎不得的。

    “我话可说在头里,千万别为了给我赶时间,把我哥的事办马虎了。一点马虎都不行。咱就像以前商量的那样。由着工夫。好好地给我们挑个嫂子。要不然,我第一个就不答应。”连蔓儿故意虎着脸道。

    “马虎不了,放心吧。”连守信和张氏就都笑道。

    五郎这个时候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六爷年纪比蔓儿大。看他的意思,也是想早点娶蔓儿过门。”张氏就道。“咱们说是得等五郎的事情先办了,说是这个规矩,其实,那也就是个说法。……家里就你们几个,你姐嫁人了,要是五郎这还没添人,蔓儿就出门子了,哎呀,我一想,我这心里就不是滋味……”

    张氏此刻说的完全是心里话。

    “再有,这事六爷那边急也不行。蔓儿的事,肯定得好好办办。这嫁妆啥的,那不得工夫准备!”张氏又道。

    “这个肯定。”连守信就点头道。

    “对。”五郎也道。

    就在这一两年间,要办好五郎迎娶,和连蔓儿出嫁的两件事,一家人可是有的忙了。不过,对于即将到来的这种忙碌,一家人都甘之如饴。

    晚上,一家人一起吃过晚饭,又在张氏的屋里坐着闲聊了一会,才各自回房。连蔓儿和小七都是先出来的,五郎留在最后,又跟连守信和张氏说了一会话才离开。

    等连蔓儿这屋里已经熄灯就寝的时候,连守信和张氏的屋里还亮着灯。

    两口子已经躺进了被窝里,正亮着灯低声地说话。

    “蔓儿的嫁妆不能薄了,要厚厚的。五郎说的对,咱家有现在,多亏了蔓儿。六爷也是咱家的恩人,多给陪嫁那是应当的。”连守信道。

    显然,五郎已经跟他们商量过这件事了。

    “这肯定的。”张氏也道,“就是没有这个,蔓儿的嫁妆也得厚着点办。六爷对咱是十个头的,啥挑都没有。咱五郎和小七以后咋出息,那都是以后。现在咱家的身份,跟人家沈家差了一截。咱闺女嫁妆厚,过了门,说话干啥的腰板也直溜。”

    “对,是这个理。”连守信连连点头道。

    两口子低低的声音,商量到后半夜,才熄灯睡下了。

    沈六亲临松树胡同,虽说是喝酒听戏,定亲的事情只限于口头的约定,但是消息还是飞快地传了开来。自然,沈六没有想将此事保密的想法,是主要的原因之一。所以,这一晚上,难眠的人并不止连守信和张氏。这辽东府内深宅大院,颇有几处彻夜灯火摇曳的所在。

    连守信和张氏是高兴的睡不着,有的人家睡不着,却完全是另外一种原因。

    “……真的定了?还是六爷自己登门提的?……不可能……她凭啥,一个乡下来的……这可咋办……”

    接着就是杯盘落地的杂乱响声。

    “这个事,谁也说不好。别说还没下定,就是下定了,那最后也不一定就能成。就算成了能怎么着,也有头一天进门,第二天就嘎嘣死了的。没那个福气,就是没那个福气。……沈家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

    “就算第二天死了,也把大老婆的位置给占去了。填房的名声多好听那……我不乐意……”

    “好,好,好,那就想法子别让她进门……”

    ……

    这一夜连守信和张氏睡的虽然晚,第二天还是早早地起来,而且毫无倦色。连蔓儿夜里其实也睡的不太踏实,毕竟,她的生活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就算再淡定,心绪难免也有些波动。

    一家人吃了早饭,就商量着安排给连蔓儿置办嫁妆的事情。五郎虽然还没定亲事,但这一两年娶亲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因此,一家人商量着有些东西,正好可以一起置办。

    连守信首先提到了房子的问题。

    “我和你娘都想好了,我们心里舍不得,可我们不是那不明白事理的。五郎往后,怕是住府城的时候多。再远了,京城,南边啥的,那我们都不拦着。虽然是这样,咱老宅那边也是咱们的根。”

    “我和你娘商量了,在咱老宅,给你盖了跨院。咱也学这府城里的做派,到时候你们年轻人自己一个院子,也方处。”

    “对。”张氏就点头。

    做出这个决定,对于连守信和张氏来说并不容易。如果依着这两口子的本心,就要在老宅他们的院子里加盖厢房,让五郎和小七娶了媳妇后住。这样,就在一个院子里,声息相闻,这样才符合他们作为父母喜欢儿孙围绕膝下团圆热闹的心意。

    连守信和张氏还是很为孩子们考虑的,算是相当开明的家长。

    “小七的院子就不等往后了,就手一起盖起来。你们俩的院子,咱就一模一样。”连守信又道。

    五郎和小七都没有意义。原来规划老宅的时候,已经留出了足够的空间添建房舍,这两年,连守信心里一直打算要将五郎和小七的房子给盖起来。现在,正是时候。

    “那这房子,就在府城请人画样子吧,看我哥和小七喜欢啥样,也能添减。”连蔓儿就道。

    虽然是要讨论为自己置办嫁妆,但是连蔓儿并没有回避。这也是家庭里的大事,她的意见一如既往是很重要的。

    “行,就这样。等画好了样子,我就回去一躺,把事情给张罗起来。往后监工,再安排几个可靠的人。”连守信就道。

    “老宅的房子是这么个安排,往后你们俩在府城,就住这。咱这几个院子,再加上园子里那老些地方,咋住都行。”张氏就道。

    房舍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接下来就是置办东西。

    “要给蔓儿打一张拔步床,全套的家具,这个木料的事啊,我早就扫听好了。就从咱府城木材行里买,那啥好木料都有。”连守信就道,显然,连守信是心里早就有了这件事,才会留心。“咱辽东府本地的啥松木榆木杨木那都不用说,还有南面运来的上好的花梨木红木啥的,到时候咱就去挑好的买。请最好的木匠,尽早动工。”

    至于布匹香料等,一家人就商量着让蒋掌柜,也就是如今的蒋大管事亲自南下去置办。

    “往年去采办百货,都是他去。他那边熟,眼睛也毒,这事交给他最合适。”

    “咱开了单子,让他照单子上买。另外再嘱咐他,也不用就局限在单子上,他看着啥好的新鲜的,也尽管买。”

    一家人就这样将几件大事情议定了,马上就着手安排人置办了起来。

    喜悦忙碌中,时间是过的最快的。而辽东府的冬天,随着第一场落雪,迫不及待地降临了。

    松树胡同连家大宅,后院倒座厅内,连蔓儿穿着家常的锦缎烟霞红一斗珠的对襟褂子,银红色撒花锦缎皮裙,坐在炕上。

    入冬了,屋里的炕烧的暖暖的,地下还拢着火盆。连蔓儿坐在那,手里捧着一个四方墩造型的小手炉,脚下踩着脚炉,正在看小丫头们端进来的新鲜玩意。(未完待续)重生小地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