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七十九章 周氏的要求

第八百七十九章 周氏的要求2017-11-11 22:38:52Ctrl+D 收藏本站

    吃完了飯,來幫忙的眾鄉鄰就先陸續離開了。因為席上的菜品雖然只有八大碗,但卻量足而且實在,因此就有吃剩下的。莊戶人家辦事情的慣例,這些剩下的菜坐席的人是可以折回家的。連守信本來的打算就是厚待客人,因此自然是任由大家自己打包。

    西廂房里,連蔓兒這些人的幾桌席上,剩下的東西更多。連蔓兒家自然不會打包,吳家和張家也沒要,最后吳王氏和張采云兩個人挑頂頂好的,打包起來,并分成了幾份,其中一份是張采云帶回去,另外幾份則是張氏做主,給在辦喪事的時候特別出力的幾個媳婦家送去,其中就包括春柱媳婦家。

    春柱媳婦她們都沒在西廂房坐席,而是坐在別處,她們的席面上能剩下來的飯菜多少都有限。

    因為辦喪事的一應用度都是自家出的,張氏分派起這些事情來就理直氣壯。

    分派完了這些,早就有撈忙的將桌子收拾了下去,屋子里也打掃干凈了。別的客人都走了,剩下的都是自家人。大家就打算離開,去連蔓兒家坐坐。張青山和李氏一家人今天下晌就要回去。

    “……你去跟嫂子打個招呼……”張青山就對李氏道。

    “這個應該。”李氏就道。

    雖然,大家伙誰都犯怵和周氏說話,也預料到周氏不會有好臉,但張青山是老派的人,禮節上從來不肯短缺。

    “我們先回你們那頭,你們估計一時半會還回不去。”張青山又對連守信和張氏說道。

    喪事大體上是辦完了,但是接下來還有些收尾的工作,還有一些事情也要說清楚。別人可以走。但是連守信卻走不了。

    張氏和連守信正要陪著李氏往上房去,就見商懷德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老四啊,你要是沒啥事的話,就到上房來一趟。你娘有話要說。”進了屋,商懷德先跟張青山和李氏打了招呼,隨后就對連守信道。

    “有啥事也得推后,三姨夫,你不來,我也正要去。聽聽我娘有啥吩咐。”連守信就道。

    一場喪事,周氏雖然依舊任性,但卻沒有給大家伙出什么難題,也沒有刁難兒子媳婦們。這回喪事辦完了,連守信本也打算要去問問周氏。以后有什么想法。

    “你娘的意思,是有要緊的事。”商懷德打著哈哈道,“老爺子沒了,往后就剩老太太一個人了,有啥事都得講明白了。”

    說完最后這一句話,商懷德還沖著張青山笑了笑。

    “對勁。”張青山點頭,“那我們就先回去了。你們去上房,好好聽聽我老嫂子說啥。”

    “張家大哥,別著急走。都不是外人,正好都在。一起去聽聽唄。大哥你是到了去的人,有啥到不到的,也能在旁邊幫著提點兩句。”商懷德就對張青山道,言辭態度頗有幾分討好的意思。

    “這是老連家的家務事。我去算干啥的。我外孫都多大了,他們爹娘還有啥事分不清楚。辦不明白的。”張青山爽朗地擺擺手,就帶著李氏等人出去了。

    張青山和李氏一貫的態度,就是不插手連家的家務事。

    吳王氏張采云等人也隨后告辭離開。

    五郎連蔓兒和小七都沒走,張氏也留了下來,他們跟著連守信一起去了上房。

    連家眾人,都在上房東屋聚齊。炕頭上,連老爺子的鋪蓋卷已經不在了,不過周氏還是空出了一鋪鋪蓋的位置,坐在炕頭上。大周氏和小周氏都在,除了商懷德,吳玉昌也被周氏留了下來。

    連家的人更是幾乎一個不落,都在座。連守仁連繼祖蔣氏,連守義何氏二郎羅小燕六郎連芽兒,連守禮趙氏和連葉兒也在座。

    連蔓兒一家人進屋,各自在炕上和椅子上坐了。

    商懷德沒往炕上坐,而是挨著吳玉昌坐在了一張椅子上。大家都等周氏開口,周氏盤膝坐著,半晌不說話,最后只是抬起頭,看了小周氏一眼。

    “……你們爹沒了,就剩你們娘一個。往后,你們幾個待你們娘可不能差了,不能跟老爺子在的時候變樣。要不地,我第一個就不答應!”小周氏也盤膝坐著,沉著臉道。

    “肯定不能變樣,這個我就能打包票。”吳玉昌見小周氏拿大態度強硬,就怕連守信等人不高興,忙就打圓場道。

    “肯定不能變樣,我都能看出來。”商懷德也接口道,“老四啊,你娘的意思,雖然你爹沒了,可往后你給的孝敬,不能減。還得跟原來有你爹在的時候一個樣,你不僅不能減,你多少還得給添倆。”

    顯然,小周氏和商懷德成了周氏的代言人。看周氏一言不發的模樣,這是經過她的認可的。

    “這兩天都沒聽我奶開口說話了,奶,你有啥說法,你直接跟我們說唄。”連蔓兒就道。

    連守信等人也不去看商懷德,只看著周氏。

    辦喪事這幾天,大家實在是太忙了,雖然托了大周氏,但是顯然,商懷德和小周氏還是找到了機會。但是連蔓兒一家卻不打算讓步。

    他們可以接受吳玉昌作為來人,調解周氏和他們之間的事,因為他們深知吳玉昌的為人。但是,他們不會接受任何人作為周氏的代言人。連老爺子沒了,再沒有人有這個資格。他們也決不允許任何人借著周氏的名義,對他們指手畫腳。

    這是底線。

    商懷德見眾人都不理他,就有些訕訕的。

    “二姨,大家伙都等著聽你老說話那,你老有啥想法,就直接說唄。這都是你老的子孫,都惦記你老。”吳玉昌見縫插針地說道。

    “你三姨夫不都說了嗎?”周氏終于開口道,又頓了頓,才又道,“第一件,就是這個事。老四,你給一句痛快話吧。”

    原先連守信給的供養是周氏和連老爺子兩個人的。如今連老爺子沒了,周氏還想要兩份供養,而且還想讓連守信給添上一些。

    這種要求,在道理上行不通,但卻十分符合周氏的個性。連蔓兒幾個陪著連守信來上房,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周氏什么時候講過理那。

    “奶,你往后有啥打算?”五郎想了想,就開口道,“我爹娘的意思,是想接你老上我們那頭去,往后跟我們一起過。”

    五郎再次提出了接周氏過去奉養的要求。如果周氏跟連蔓兒她們一起過,那自然吃穿用度都在一起,也就不必特別講什么供養的用度了。

    五郎話音剛落,周氏還沒怎樣,連守仁連繼祖就都有些坐不住。兩個人心里著急,卻不敢說話,只是看看周氏,又看看五郎,抓耳撓腮。

    五郎開口,周氏就不敢向跟連守信那樣的態度說話,她下意識地抓了兩把炕席。

    “我早說了,我到老就死在這個炕頭。哪我也不去。”周氏板著臉,語氣斬釘截鐵,“金山銀山,我也不去。我就在這。你們真有心,就多給我倆。”

    周氏這是再次表明,死也要死在老宅,不會跟連守信去過。五郎連蔓兒早就猜到周氏十有會這樣,但是該說的話還是要說,該表的態度還是要表示明白。

    既然周氏還是留在老宅,那接下來才要談給她的供養問題。

    “當初我們這一股給老爺子和老太太的是六畝地,還有那三間西廂房,這個不變。往后那六畝地,還是我們給找人種,收成都給老太太。另外三節米面布匹啥的,也都按老爺子在的時候那么給。”連守信就道。

    “另外,要添啥,娘,你自己說。”連守信最后道。

    就是這樣,周氏得的也是雙份的供養。

    “我不朝你要錢,我就再朝你要……要十畝地,我要好地,每年收麥子的地。”周氏想了想,就道,“你現在有錢了,地都是上千畝,我沒朝你多要。”

    周氏雖然從不下地,但卻也風聞三十里營子的好地能種麥子,麥子收了來,直接就能磨成白面。

    其實,周氏就算什么都不要,連守信也會給她送大米白面,不會少的她的好吃食。

    連守信聽了周氏的話,馬上就要答應。不過他只是張了張嘴,卻沒發出聲音。連守信沒立刻說話,而是用征詢的目光看向張氏和幾個孩子。

    五郎就輕輕地點了點頭。張氏連蔓兒和小七沒什么表示,不過五郎點頭了,她們沒有反對,就是答應了。

    “行。”連守信這才答應周氏道。

    “他們別人我都指望不上,就你有,我就朝你要。”周氏這話似乎是在為自己的言行做解釋,“別的不用說,你是我生的,我把你養活大了,你欠我的。這幾畝地,是我應該應分得的。”

    周氏從來不講理,卻總要“占住”理。

    “老三,還有你。”周氏又對連守禮道,這次她沒有用人代言,而是直接向連守禮開口道。

    連蔓兒本來還想,周氏從她們這要了十畝地,那么就可以將連守禮那六畝地歸還給連守禮。但是,看周氏的態度,顯然并沒有這樣的打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