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793章 亲情

第793章 亲情2017-11-11 22:37:6Ctrl+D 收藏本站

    老宅那边,周氏从来都是以她的一手好针线而颇为自傲的。她曾经夸耀过,就半天的工夫,就能为连秀儿裁制出一套美丽的衣裙。

    而男人的衣裳,比女人的还要简单些。从剪裁到缝制,有周氏和蒋氏完全就足够了,如果再加上何氏和连芽儿帮把手,做做纽襻之类的活计,在这段时间内,给四郎做一套衣裳完全不成问题。

    就是鞋子,如果有现成的鞋底子,鞋面又不用绣花,也可以很快地做好。

    若是放在一般的人家,家里的孩子要出门做工,就是点灯熬油地熬一宿,这新衣裳也得给做出来。男孩子穿鞋费,四郎这个年纪,脚还在涨,这备用的鞋底子也应该有现成的。家里人手不够,还可以请左邻右舍亲近的媳妇们帮忙。

    连守信相信,这样的事情如果放在自己家,张氏是无论如何都会这么做的。

    可老宅,就不同了。

    “……到了那,好好干,别小瞧纸扎铺子的活计,真学成了,你这辈子也不用愁了。”因为心里对四郎有了些同情,连守信的语气就柔和了许多。

    “四叔,我肯定好好干。”四郎就道。

    “你这兔崽子,摊上你四叔,你是有福了。没听见你四叔说吗,你往后那就是有靠了,你四叔亏待不了你。”连守义就咋咋呼呼地道。

    连守义的话不好听,连守信懒得和他计较,干脆就装没听见。

    “老四,我今天送你枝儿去上工,顺便给大姐家送冻豆腐和饽饽。咱爹娘让我过来,跟你打个招呼。你要有啥给大姐捎的,我们爷俩给你带过去。”连守义见连守信没搭理他,他也不上脸,接着又说道。

    连守信微微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连守义和四郎到他这来打招呼,不仅仅是因为四郎要去上工。

    连老爷子和周氏这是让他也给连兰儿送年礼!

    “时辰不早了,你们赶紧上路吧,我这没啥可捎的。”连守信就摆了摆手说道。

    连守义和四郎站在那,还犹豫了一会,才将包袱和麻袋又重新背起来。

    “那这个话,我可给你捎到了。”连守义又对连守信说道。

    “四叔,这跟我们没啥关系。是我爷我奶……”四郎就道。

    等一家人一起吃早饭的时候,连守信就说起了这件事。

    “前两年咱也没给送啥,不是啥也没说,咋这回突然又提起来了?”张氏就奇道。

    “我猜啊。那边肯定是想,四郎这以后要是住过去了,那不得麻烦人家?四郎去城里,那不是咱们给安排的活计吗?”……所以,这个人情这个责任,连守信她们就得跟着承担一部分。首先的表现就是给连兰儿送礼。

    当然,这样做也有趁此机会,让连守信一家与连兰儿一家恢复来往的意思。

    连老爷子为了平衡,只得同意四郎去连兰儿家借住。这无疑惹恼了周氏。不过。如果连守信这一股人能够给连兰儿送礼,恢复来往,那么也就可以平衡了周氏恼怒。

    其实,在家庭中这种平衡之术本身是没有错的。可是,当出发点不那么经讲究的时候,后面就只能越来越歪。

    连蔓儿如今对老宅众人的心思,可以说是揣摩的十分透彻。

    吃过了早饭。连守信就让大家都等一会不要散。

    “……我想去看看老爷子,昨天说老爷子犯病,恐怕是真的。……不管咋说,老爷子老了,没几年活头了。”连守信就跟几个孩子商量道。

    连蔓儿几个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

    “我这心里头,啥都明白。那边有啥不讲理的要求,我不会答应的。我就是想去看看,尽可能让老爷子过的好点……省得以后后悔。”连守信就又道。

    所谓的血脉亲情。打断骨头连着筋,说的就是这样吧,连蔓儿心里想。当然,这也因人而异。如果连守信不是这样的品性,老宅如今不会有这样的好日子,如今她们与老宅两不来往也是有可能的。

    这种血脉亲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东西。血脉相连,共同生活,这期间不可能只有痛苦和折磨,或多或少总会有一些温馨的。而在连蔓儿一家与老宅的关系中,无疑连守信是享受到最多温馨的人。……在张氏还没嫁进连家之前,连蔓儿这几个孩子还没落生在这个世界之前,在她们**们没有看到的地方。

    连守信对老宅的感情,与张氏和几个孩子对老宅的感情,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

    可是,不能就因此说连守信是幸运的幸福的。他甚至比妻儿更痛苦。因为张氏和几个孩子可以不在乎的,他不能够不在乎。

    因为有的时候,这种血脉亲情也最能伤人。因为是这样近的亲人,在她伤害你的时候,你会最痛。可是人都有老,都有走的那一天。当她老了的时候,看着她的老态,你还是会不忍。而当她走了的时候,你更多的会想到那些温馨,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它也会被无限的放大。

    连蔓儿不敢说每个人都会这样,但是她肯定,连守信肯定会这样。

    恩怨纠缠爱恨纠结,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而连守信从来就没有什么别的选择。这不是客观条件决定的,而是连守信的性格决定的。

    “爹,你想去,就去呗。”连蔓儿五郎和小七三个对视了一眼,就对连守信说道。

    即便是很多的事实摆在眼前,即便连守信也有抱怨不满,可连守信眼中的连老爷子和周氏,绝不会是连蔓儿她们眼中的那个。

    就比如说连守信这个人,在自己的孩子眼中的形象,肯定与在其他人眼中是不一样的,因为有感情因素在里头。

    一个融洽快乐的家庭中,是不该有不快乐的人的。因为这一个人的不快乐,会传染给其他人,让大家都不那么快乐。

    为了满足连守信的情感需要,为了让他以后不后悔,几个孩子决定让连守信去做他想做的事情。毕竟,如今的连守信也不是以前了。如今的连守信看透了许多事,他在对待老宅对待连老爷子和周氏的问题上,也有了坚守的原则和底线。

    尽力孝敬老人,但不是无原则的纵容,不合理的事情决不能答应。

    “把李郎中也给请上吧。”连蔓儿就道。听了昨天连叶儿的话,连蔓儿也认为,连老爷子昨天是真的犯了病。

    “李郎中这两天去闺女家了,听说最早今天下晌才能回来。”张氏就道,“李郎中的闺女刚又添了一个小子,我让人给捎了一份礼。……人家李郎中可没少忙活咱们家的事。”

    “那……”连守信就道。

    “那就等李郎中回来吧。”五郎就道,“我爷一直都是李郎中给看的,没谁比李郎中更熟,所以还是让李郎中给看最好。”

    连老爷子昨天既然缓过来了,今天早上也没听连守义和四郎说什么,而且连老爷子还能想到要暗示连守信给连兰儿送东西,那么也就是说已经不要紧了,不在这一天半天的。

    “那行。”连守信觉得几个孩子说的都有道理,也就点了头。

    一家人又商量了一会,连守信就和五郎起身去罗家村,今天要收拢罗家村庄子上的账目,而明天,按照计划,连守信要带着人往西边的牧场去。

    小七没跟着两人去罗家村,五郎给他安排了功课,他要好好在家里做功课。

    等连守信和五郎走了,连蔓儿就叫了几个人来,将她们打发出去打探消息。连蔓儿还特意装了一盒子的点心,让小庆送去二丫家里。

    很快,打发出去的人都回来了,小庆更是收获颇丰。

    “……婢子去的时候,老宅的老太太正在那……”小庆告诉连蔓儿道。

    周氏今天去二丫家串门了,正好被小庆给赶上。

    “……老太太跟二丫的奶奶叨咕,说昨天晚上,老爷子躺被窝里哭了……”小庆又道。

    “啊?”连蔓儿吃了一惊,“因为什么哭,说了没?”

    “没说。”小庆就道。

    周氏是心情不好,才对二丫家,找二丫的奶奶唠嗑解闷的。说到连老爷子晚上哭了的事,周氏用的是不屑和不耐烦的语气和神态。周氏很有些看不上连老爷子一个大老爷们,这么大年纪了,还“掉眼泪耗子”。

    “那她说没说,老爷子除了哭,还说了啥没有?”连蔓儿就问。

    “……好像就说啥没有办法,不是这样的人,白活了啥的……”小庆就道。

    连蔓儿哦了一声,就将小庆打发了出去,并嘱咐小庆,这些话不要再对任何人说起。打发走了小庆,连蔓儿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连守信和五郎是在罗家村的庄子上吃的午饭,后晌才回到家中。此时,连蔓儿已经打点好了一堆的东西。

    “已经打发人去过李郎中家,李郎中刚回来。爹,咱这边往老宅去,就可以派人把李郎中一起接过去。这些东西,是我和我娘准备给我爷和我奶的。”

    连守信见妻儿如此通情达理,还打点好了一切,不由得十分感激高兴。

    而在不久之后,一家人也都非常庆幸今天连蔓儿做的这个决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