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791章 有礼有节

第791章 有礼有节2017-11-11 22:37:3Ctrl+D 收藏本站

    无需连叶儿细说,以连蔓儿对老宅的了解,只略想了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连老爷子偏袒了连继祖,作为平衡,就在四郎要去连兰儿家借住这件事上做出了妥协。而这种妥协,还是因为连老爷子被气厥过去了,才得以达成的。

    而周氏肯定心里是不高兴的,而且以后四郎要住在城里,肯定要连兰儿帮着照看一二,所以,老宅给连兰儿的年礼加厚了,并且比往前提前了些日子,明天就会由连守义和四郎给送过去。

    此外,这件事还留了活动话儿。连守义和四郎这一去,提出借住的要求,连兰儿若是同意,自然一切都好,若连兰儿不同意,那连守义和四郎就不可以强求。

    “这是内外有别?”连蔓儿挑了挑眉。

    对待连兰儿,老宅是多么的有礼有节。知道求人帮忙要摆出怎样的姿态,要给予回报,也知道不能强人所难,要站在对方的角度为对方着想。但是对她们那,却完全是另外一样。

    因为连兰儿嫁出门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而她们都是姓连的,和老宅是一家人?那怎么对她们跟对连守仁和连继祖却是天差地别?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内外有别的问题,这就是一个偏心的问题。就是一个对待足迹所疼爱的亲爱的,和对待一个无关痛痒的差别问题。

    “这心都偏的没边了。”连蔓儿就道。

    而且,这还不仅仅是偏心的问题。

    明明都是亲生的儿女,却非要分出个三六九等,远**疏。这是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权力和控制欲,掌控他人的权力。古往今来,那些爱玩权术的人,都非常善于此道。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本质上,连老爷子和周氏是一种人。周氏大字不识一个,连老爷子也没正经念过什么书。如果跟他们说权术,他们也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这种爱好,这种欲望,却是他们与生俱来的。

    能分家出来另过,真是太幸福了。

    连蔓儿忆苦思甜了一番,顿时觉得天是那样蓝,空气是那样新鲜,如今的生活真是美好。

    赵氏和连叶儿还没走。外面就有人来报,说是连守礼来了,要找连守信唠嗑。

    有了连叶儿的消息在前,连蔓儿对于连守礼这个时候来找连守信会说些什么。心里就有了底。她借口起身,叫了小七到跟前,嘱咐了两句,就让小七去找连守信。

    也要让连守信心里有个底,凡事才好应对。

    安排好了,连蔓儿才又回到屋子里。连叶儿依旧坐在那,却有些忸怩不安。

    “蔓儿姐,我爹我爹他……”连叶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对连蔓儿一家。她是有愧疚的。她和赵氏天天的劝连守礼,奈何她们娘儿两个的努力,并不能根本的改变什么。“我爹他那个人,哎,我也不替他说啥了。他就是迷了那一窍了,咱爷咱奶一天不松手,他就……哎……”

    连蔓儿一家对她们一家的厚待与宽容。在连蔓儿跟前,连叶儿无法为连守礼辩驳,她也不能为连守礼辩驳,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连守礼有些事,做的对不住连蔓儿一家。

    “蔓儿姐,就是……就是有啥,那也……。就是咱们可别疏远了。”沉默了半晌,连叶儿就又道。

    连叶儿年纪虽小,却是深明大义。这也是连蔓儿之所以赞赏连叶儿,亲近连叶儿,愿意那样帮助她们一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单单只是因为命运可怜,连蔓儿会给予同情。但却不会给予友谊。

    连叶儿又跟连蔓儿说了几句话,就和赵氏告辞走了,娘儿两个到前院,还强行拉走了连守礼。

    “他三伯又跟你说啥了?”张氏就问了一句。“他呀,我也算看明白了,就是那样的人了,你要是不乐意听,你就干脆让他别说,他说了,你也别听。”

    “我知道。”连守信点头,“也没跟我说啥,就是说他去老宅了,看老爷子脸色不大好,还说今天下晌,老爷子又犯病了,硬是没让人去请郎中,说是总麻烦咱们,老爷子心里过意不去。”

    “要不是叶儿她们娘儿俩去了,说有事硬把他给叫走了,估计还得有不少话要跟我说。”

    有些事,连老爷子和周氏是不好直接跟连守信说的,而通过连守礼,时不时地让连守信知道,老两口子怎么怎么可怜,心里又怎么怎么惦记为连守信这一股人着想,这可比连老爷子或者周氏自己跟连守信表白的效果好多了。

    只不过,这样的事,一次两次还可以。次数多了,难免让人心生厌倦。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连守信也不是几岁的孩子,他懂得分辨真假。

    要看一个人对你怎么样,重要的不在于这个人说的如何天花乱坠,而在于这个人实际做什么。

    老宅通过连守礼表达的感情再亲切再善良,但他们的行动里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体现。这怎么能不让人反感那?

    “爹,你看我三伯说话的意思,他是站在那一头?”连蔓儿突然问道。

    “他他自己是没说啥,都是那话里话外,也觉得老爷子和老太太……不容易。”连守信如今还保持着一直以来的老习惯,不爱说人不好。即便有不好,那也要委婉着,柔缓着几分来说。

    “我三伯上咱家来,是越来越没有别的事了,就是老宅老爷子老太太。老爷子老太太恩厚老宅对咱们怎样,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我看他这一趟趟跑的,是不是还挺乐意的?”连蔓儿就道。

    **的来传达,与自身乐意来传达,这之间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

    是**,还是乐意,不用连守礼自己说,连守信就能品出来。

    “……我看他都把这当个营生了,也就比他的工匠活差点吧。这人啊,还真是……”连守信也是被郁闷道了,就说了实话。

    连蔓儿一家同情连守礼的遭遇,也知道他的心病,因此对他不仅多方照顾,还对他的一些言行多有宽容。

    但是任何事,都有一个分寸的问题。连蔓儿想,或许是时候,该给连守礼提个醒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