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五十四章商议

第七百五十四章商议2017-11-11 22:36:17Ctrl+D 收藏本站

    吴家父子在青阳镇人脉颇广,这些年来,他们家只有往外随礼的,却没有操办过事情收礼。因此,可以想见,吴家兴成亲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宾客盈门。三十桌酒席,准备的绝不算多。

    庄户人家办事情,多在家里临时搭灶台,请厨子来操办。酒席也摆在家里,像吴家这样桌数多的,自家坐不下,往往还会借用邻居的房舍和院落。吴家也是打算这么办的,而除此之外,还包下了镇上的酒楼,则是考虑到新亲这边的来客,也就是连家的客人。

    娶媳嫁女一般的规矩,只有娶媳才收礼操办酒席。而嫁女添妆,女方的家里则一般并不准备酒席。添妆的客人,一般会到男方娶亲的正日子,随同女方的娘家人一起,去男方家里坐席。

    当初连花儿嫁给宋海龙的时候,宋家没有做这样的邀请,当时的连守仁和古氏也认为给连花儿添妆的这些乡下亲朋身份低,土气,给的那点零头碎脑的添妆,不好去宋家坐席。别说亲朋了,就是作为一家子的连蔓儿他们,都没能进城去坐席。

    当然,当时他们用的借口是县城离三十里营子太远,过去坐席不方便。

    但是,这样的借口根本是站不住脚的。庄户人家,也有将闺女聘到远处的,那娘家的亲戚朋友就都不去坐席参加婚礼了?即便是家里没有车,借几辆大车,也要拉上亲朋一起去的。当然,如果真的离的太远,有的添箱的客人会因为自家的关系不想去。但是,不邀请,就是主人家的不是。

    如今,吴家兴和连枝儿成亲,自然都要按足了规矩。

    连家的亲朋,上连家来给送添妆,这些添妆,大多数都将成为连枝儿的嫁妆的一部分。而酒席,则是吴家来操办。

    “所有的添妆,我们一样不留,都给枝儿。他们小两口以后过日子也富足些。”这样的话,张氏早就对吴王氏说过了。

    吴家特意包了酒楼这样的安排,还是很让连守信张氏五郎满意的。

    “……咱自家的亲朋怎样都没事,就是……”就是因为连家新贵,新攀结上交情的官宦乡绅们,招待起来要多费些心思。

    吴家三口人就都点头,他们也正是这么想的。

    问到连家这边会来多少客人添妆,连守信和张氏就叫了丫头小喜来,让小喜去问连蔓儿。

    “家里人情往来都记了帐,蔓儿记性好,不用看账册。有多少人,她一估摸就出来了。”

    果然,小喜去了一会,就带了连蔓儿的话回来。

    “……姑娘说,府城里送了添妆的来的不会多,县城里的怕都会来,再加上乡里的亲戚朋友,准备三十桌就够了。姑娘还说,蒋掌柜人头熟,到时候让蒋掌柜来一天,帮着支应。”

    大家就对点头,少不得又将连蔓儿夸了一番。

    “到时候要麻烦蒋掌柜,我们这边,再请家兴他叔给做个知客,大概就能应付得来。”吴玉贵又道。

    吴家兴的叔叔,说的自然是堂叔吴玉昌。那是人精中的人精,惯于做酒席知客,善于应对各种人事,有他做知客,再有熟悉人头,同样精明能干的蒋掌柜,足够让大家放心的。

    商量好了要准备多少桌酒席,接下来吴玉贵又将准备好的菜单子拿出来,让连守信张氏和五郎看着添改,他们好提前准备。

    成亲这样的大事,吴家又摆明了要大操大办,需要准备的事情林林总总,两家人一直商量到掌灯时分,才将主要的事情都定了下来。吴家几口人说好了,有事再来商量,这才告辞走了。

    送走了吴家几口人,一家人在一起又说了一会话,就打算要各自回房休息,丫头小庆突然走进来,说有事情回报。

    “什么事,说吧。”连蔓儿就道。

    小庆就说刚才他们跟吴家吃饭的时候,连守礼一家三口来过了。

    “怎么当时没来回报,现在人那?”

    “……听说是跟吴家一起吃饭,商量枝儿姑娘成亲的事,就没让前院的人回报。人早就回去了,说是明天再来。”小庆就道。

    “……他三伯这个人,挺有身份的。早他们没来,想来是看着家里客人多。挑着晚上过来,以为没客人了,结果又赶上咱们商量家兴和枝儿成亲的事。”张氏就道。

    “……留没留啥话?”连守信就问小庆。

    “没留啥话。”小庆就道。

    “那就是没啥事。估计也就是知道咱回来了,过来看看,给咱道个喜。”连守信想了想,就道。

    连守礼和他们家离得近,并不是只有有什么事才会来。两家常来常往,算不上客人,更算不上稀客。一家人就将此事放下,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第二天,一家人起来,吃过了早饭,外面就报说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来了。

    “我去前面,跟他三伯说一会话。让叶儿她们娘儿俩到后院来。”连守信就道。

    张氏自然点头。

    连守信就穿着家常的衣裳出去了,少顷,赵氏和连叶儿从外面走了进来。大家相见,少不得又寒暄了一番,张氏就让赵氏和连叶儿上炕坐着,大家一边吃热茶,一边唠嗑。

    “她四婶,你可算是熬出来了。”赵氏略有些激动地道,“我早知道你有福,可这件事,还真是有点没想到。”

    赵氏也是个实心眼,说话实诚。张氏和赵氏做妯娌做了十几年,相互之间十分了解,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挑理。

    “我给四婶道喜。”连叶儿就笑嘻嘻地向张氏行礼。

    “赶紧的。”张氏大笑,就招呼小喜拿了个红封过来,塞给连叶儿。

    连叶儿见了红封,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推拒着不肯收。

    “收下吧,是这个礼。”张氏就道,“叶儿是个好孩子啊,不像蔓儿和小七,人家特意朝我要红包,不给不行的。”

    连蔓儿在旁边就笑。

    “叶儿,快收着吧。我们都拿了。”连蔓儿推了推连叶儿,让她快点将红包收下。

    连叶儿见是这种情况,才红着脸高高兴兴地将红包收了下来。

    赵氏和连叶儿就向张氏打听五郎进京,还有一家人在府城的事情,张氏也不隐瞒,都一一的说了,赵氏和连叶儿听了,都羡慕不已,一个劲地说张氏有福,五郎有出息。

    “对了,昨天晚上你们来了,怎么不让人传报一声,咋就走了那?”张氏就问起昨天晚上的事。

    “我们这是经常来的,也没啥大事,听说你们这有事,我们就回去了。”赵氏就老实地答道。

    “昨晚上并没外人,就家兴他们一家子,跟我们商量家兴和枝儿成亲,办酒席的事。你们就不该见外,你们来了,正好帮着我们核计核计。”张氏就道。

    “核计啥的,这我们几口人怕帮不上忙。四婶,我枝儿姐成亲,到时候要干点啥活,要不跑个腿啥的,你就尽管叫我们。”连叶儿就道,“我爹我娘都说好了,到时候我们三口人都不坐席,我们都捞忙。”

    张氏并不打算让她们捞忙,相反,还打算将她们都安排在上席,不过这个时候也不说破,只笑着点头。毕竟,连叶儿这一家三口有这个想法,就让人高兴。

    又说了一会连枝儿的事,连蔓儿就问连叶儿,她们离开的这些天,家里有没有什么事发生。

    “都没啥事,还是老样子。”连叶儿就告诉连蔓儿,“就是知道五郎哥见着皇帝了,四叔和四婶都当了官,大家伙都挺高兴的。还有人上我们家去打听。我们这又借上了光了,上赶着找我爹打家具的人都多了。”

    连叶儿说到这,就笑。

    “这是好事。不过,这还是得三伯自己手艺好。”连蔓儿也笑道。

    “老宅那边,有啥说道没?”连蔓儿略压低了声音问连叶儿。

    “蔓儿姐,我正要跟你说那。”连叶儿就道,“刚知道这个事,咱爷就把我爹给叫过去了。我跟着去了。咱爷还掉眼泪了,说四叔这是光宗耀祖了。咱爷还让咱奶炒了俩菜,留我爹跟着吃饭,还喝了两盅酒。”

    “哦。”连蔓儿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咱爷是这样,那别人那?”

    “咱奶啥也没说,还是过去那样,沉着脸。我听见她偷摸问大**,问四婶是不是也真的当了官。”连叶儿就答道。

    连蔓儿瞧了一眼张氏,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张氏没说话,脸上的表情颇为矜持,不过显然很关注连蔓儿和连叶儿说的话题。

    “那大**肯定答了是吧。”连蔓儿就道。

    “嗯。”连叶儿点头,也跟着笑了起来,“四婶,蔓儿姐,你们可没瞧见,听大**说四婶是真的当了官,老太太脸上可好看了。”

    “老太太说啥没,没骂我吧?”张氏就问。

    “我没听见她骂。”连叶儿就道,“她就是好像挺不服气的,一个劲的说,说四婶是借了四叔的光。还说……”

    说到这,连叶儿吐了吐舌头,突然就不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