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五十一章 赴宴

第七百五十一章 赴宴2017-11-11 22:36:13Ctrl+D 收藏本站

    连蔓儿让人给了来送请帖的沈家管事厚厚的赏封,并留那管事吃茶说话。因而知道,这次酒宴不像昨天的晚宴那么声势浩大,不过也不是纯粹的家宴。这次的酒席,除了沈家现在在府城的人,另外还请了府城的诸位大员和家眷。

    沈家这次不仅安排了酒宴,还安排了戏曲和杂耍。

    “……说是府城里有名的几个班子都请到了。”小庆向连蔓儿禀报道。

    如今这个年代,娱乐实在缺乏,因而有戏听有杂耍可看,对于庄户人家来说,就相当于过年一样。连蔓儿家如今虽富裕,但因为总是事忙,也极少看戏和杂耍。

    “你们好生伺候,还怕以后没这些热闹看。”连蔓儿看出几个丫头雀跃的心思,就笑道。

    一家人就忙收拾起来,连守信和张氏自然要穿补服过去,五郎小七连枝儿和连蔓儿也都仔细地打扮了一番。

    连枝儿穿的是藕荷色的妆花褙子,同色皮裙,外面披一件胭脂红色的大氅,连蔓儿就选了一件橘红色的妆花褙子,也是同色皮裙,外面披了一件水红色的大氅。姐妹俩首饰尽有,不过她们都不喜欢繁复的装扮,因此都支略插戴了几件,连蔓儿之戴了两支珠花,插了沈谨送她的那根簪子。

    其余周身的装饰,除了府城中极流行的金项圈压裙玉佩之外,连蔓儿还将平常戴的金镯子摘下来,换了一对平时极少戴的碧玉镯子。

    碧玉镯子极怕磕碰,这就更要求戴着它们的人举止舒缓温柔。

    平日风风火火的惯了,今天这个场合少不得要入地随俗,戴着这镯子,正好时刻提醒自己小心,连蔓儿心里是这么想的。

    至于五郎和小七,穿的都是团花锦袍,一家人站到一起,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笑意。人靠衣装,再加上都是好皮相,这么出去别人看着赏心悦目,就是他们自己,也满心的欢喜。

    到了时辰,一家人分乘两辆马车,另有随从步行,几个媳妇丫头另坐了一辆车,就往沈家来。

    进了沈府,就有知客的管事和管家娘子迎接过来。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母女三个与连守信五郎和小七分开,由管事娘子在前头领路,进了沈家西花园的暖阁。女眷的席面,就摆在暖阁内。暖阁前面早已经搭好了戏台,就准备宴席一开始,装扮好的各色优伶就要粉墨登场。

    进了暖阁,先是在一边吃茶,等时辰到了,宾客来齐,这才入席。娘儿三个自然是坐在一起,同席的还有沈家的三奶奶带着两个女儿辽东府两位同知通判的夫人带着家里几位年纪不等的小姑娘。

    张氏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心里少不得有些紧张。好在入席后,外面的戏台也热闹了起来,又有连蔓儿在旁边周旋,席面上气氛极为融洽。

    沈家的三奶奶四十出头,身材略有些发福,性情也极温和,未语先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受了谁的嘱托,在席间对连蔓儿娘儿三个极为照应。

    连枝儿依旧温柔腼腆,虽然话不多,但她这个样子,却是最让人挑不出错处的。连蔓儿也不肯大说大笑,但是三言两语之间,就和同席的两个比较活泼的小姑娘相熟起来。

    能够被邀请来的太太奶奶们,自然都是消息灵通的。连蔓儿家虽然官阶不高,但有御赐的牌楼,五郎和小七又都得沈六的看重,五郎更是进京受到了皇帝的召见,因此,相互说话都着实的客气。

    等到暖阁外的戏已经唱完了几折,宴席上的菜品换了几道之后,一桌子的人也慢慢熟识起来,就有人试探向张氏询问起来。女人之间的话题,也不外是那些,一家人来之前都有了准备。

    “这是大姑娘,着实温柔可人,可有了人家?”

    “我大姑娘十七了,已经许了人家,过些天就要出门子了。”张氏笑着答道。

    众人都道恭喜,就又问连蔓儿。

    “这是我老闺女,今年才十三,并没许人家。等她姐姐的事情办完了,还得操办她哥哥的,她年纪还小,等她哥哥姐姐的事都办利落了,才能轮到她。”张氏就道。

    “这可可惜了,我看小姑娘这人品难得,正有一户好人家要说给她,这么一来,可不是还要等上两年?”

    “岂止是你,我们这也要说那。”别的席面上,就有人笑道。

    连蔓儿只得垂头,心里暗暗好笑。这些人,也未必就真是要给她说媒,不过这样说,大家高兴罢了。

    “人家孩子年纪小,别让你们如狼似虎地给吓着了。”三奶奶显然和这些人都极熟,因此笑道,又对张氏道,“说到小姑娘的哥哥,令郎可说了亲事?”

    “也没有。”张氏就道,“他今年才十五。年纪小也罢了,如今读书,才考中一个秀才,要跟着他先生再苦读两年,等考过了秋试,看他先生的意思,才敢说这事,这样,也不至于辱没了人家姑娘。”

    “是这个道理。”三奶奶笑着点头,席上的人也纷纷附和。

    说完了自家,张氏就也笑着问旁边的同知夫人,女儿多大了,可许过了人家没有。这话题自然而然地就转开了。

    一席人说的热闹,娘儿三个偷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是嘴角含笑。

    刚才那些回答,都是来之前就准备好的,也是一家人共同商量的结果,并非是托词,而是实实在在的话。趁着今天这个场合说出来,也可以省去不少事。

    小七自不必说,年纪太小。而五郎和连蔓儿,也没有这么早就定亲的打算。当然,还有关键的一件事,就是他们对府城毕竟还陌生,现在有人说亲,贸贸然的拒绝自然不好,但是只因为门户相当的就定下来,却不知道对方的根底,这是他们谁都无法接受的。

    连守信和张氏因为连枝儿的事情,心里还是想着,能有相熟的人家,知根知底,两家相好,孩子们性情合得来,这样再水到渠成的定亲成亲。既能结两姓之好,孩子们以后过日子也舒心。

    连蔓儿也觉得这样很不错。

    等到宴席散了,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从花园暖阁出来,就有一个管事的娘子和小七的小厮小核桃一起过来,说是请她们去凤凰楼。

    “老爷大爷和二爷都在,楚先生也在,请太太和两位姑娘过去有话说。”小核桃行礼说道。

    “是该过去给楚先生行个礼。”张氏就道。

    连蔓儿就也点了点头,大家一起往凤凰楼来。

    凤凰楼二楼,依旧是上次给鲁先生送行的那个房间,一张茶桌旁边,围坐着楚先生连守信小七和沈谦。

    小七见张氏她们进来了,就忙起身跑过来,沈谦也跟着过来,然后五郎从书架后面转了过来。

    大家一番寒暄,小七就领着张氏娘儿三个上前去先见了楚先生,娘儿三个齐齐给楚先生行了福礼,感激楚先生教导小七的恩情。

    之后,连守信就和楚先生去了旁边的房间说话,沈谦拉着小七凑到了连蔓儿跟前。

    “蔓儿……”沈谦刚刚开口,就听见书架后一声咳嗽。

    连蔓儿吓了一跳,就朝五郎看了过去。

    “九爷,大太太叫你过去。”就有丫头从外头掀门帘子走进来,向沈谦福了一福,说道。

    “你去跟太太说,我一会过去。”沈谦朝那小丫头摆了摆手,说道。

    “九爷,大太太叫九爷立刻就去。”那小丫头没敢退下,而是又催了一句。

    “小九,太太叫你,你还不快些去。”沈六的声音从书案后面传了过来。

    原来那咳嗽的人果然是沈六,连蔓儿并不知道沈六也在,忙冲五郎眨了眨眼睛,手指偷偷地往书架后面指了指。

    五郎点了点头,确认沈六就在书架后头坐着。

    沈谦有些不情愿,却不敢不听沈六的话,磨磨蹭蹭地,还是走了。

    连蔓儿正想着,应该给沈六请个安,就听见里面沈六再次开口说话。

    “蔓儿,你来。”

    连蔓儿答应了一声,却并没往里走,而是给张氏和连枝儿使了个眼色。张氏和连枝儿就都朝书架内福了一福,口称给六爷请安。

    “免礼,”沈六的声音道,“难得来一回,五郎,你领着你母亲和你姐姐四处看看吧。”

    凤凰楼是府城最具盛名的地方,可惜能来此一游的人并不多。张氏和连枝儿是第一次来,能四处看看自然是好。连蔓儿就冲五郎眨了眨眼,然后拉着小七转过书架。

    这屋内极暖,沈六坐在一张桌案后面,身上只穿了一件家常半新的宽袍,没束腰带,也没有带帽,一头浓密乌黑的头发只用一根玉簪子挽在头顶。

    “六爷,一向安好。”连蔓儿走到桌案前,再次屈膝朝沈六福了一福。

    “坐吧。”沈六看了一眼连蔓儿,又看了一眼跟进来的小七,嘴角几不可见地翘了翘,就招手让连蔓儿在桌案前坐下。

    连蔓儿道了谢,拉着小七坐了下来。

    “送你件东西。”沈六侧转身,从旁边取出一只雕漆的匣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