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二十五章搞破坏

第七百二十五章搞破坏2017-11-11 22:35:41Ctrl+D 收藏本站

    连守信回到家里,就有些闷闷不乐。连蔓儿已经从管事韩忠那里知道了连守信在老宅时的情形,也只能叹气摇头。

    “老爷子以前不是个不知足的人啊,他挺有身份的,咋现在……就变成这样了!”吃过了晚饭,一家人没事围坐着闲聊,连守信皱眉叹气道。

    连守信这么一说,连蔓儿也想起以前的事来。

    “……没分家的时候,我爷不挑吃不挑穿的,不管我奶张罗做啥饭菜,能吃饱了就行。那时候,好像挺容易就让他高兴。继祖哥回来给他带一瓶酒,他就乐得不行。”连蔓儿一边回想着,一边说道。

    “那个时候,有点小病小灾地,就从来没请过郎中。平常就是瓜子咸菜,也就逢年过节,要不就是大当家的他们回来,才能见着点荤腥。”张氏就道,“看咱现在逢年过节给的东西,一个节令给的,就有大当家那老些年给的多了。平常去看他们,咱也没空过手,各样的好点心,这一年都让他们尝遍了。……咱还光送他们东西,啥都不朝他们要。那个时候,大当家的回来,肯定是回来要钱的。”

    “那时候,只要大当家的一家回来,我爷那脸上就都是笑模样,看见我们都比平常乐呵,啥啥都高兴。”连枝儿轻声道。

    小七没说什么,只是呼了一口气,然后往连蔓儿身边靠了靠。

    连蔓儿就伸出手臂,将小七揽到了怀里。没分家的时候,小七作为连家最小的男孙,却并不是最受宠爱的。他的吃穿用度,别说与连花儿和连朵儿比,甚至都比不上大妞妞。

    那个时候,连老爷子是那么的容易知足,怎么现在,就变得这么能折腾了那?

    “估计啊,要是把大当家的那一股换到咱现在这个位置上,我爷也是会知足的。”连蔓儿就冷笑道。

    如果现在拥有牌楼众多店铺田产银钱和好前程的是连守仁和连继祖,即便这父子俩并不向连老爷子供奉什么,连老爷子也会非常的知足幸福,晚上睡觉都能睡醒的那么快乐。

    人的感情就是这样,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有理可循。不是你对一个人好,这个人就一定会对你好。

    说到底,连老爷子就是偏心。或者说,他的那一颗心全在连守仁那边,对于其他的儿子,他根本就分不出心来疼爱。只有连守仁幸福,连老爷子才会快活。别的儿子过的再怎么好,再怎么孝顺他,都是白搭。

    再不平不甘,都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不管他们再怎么努力,都不能真正打动连老爷子的心,除非,他们能够投其所好。

    就比如买木材打棺材,送装裹的布匹,那件事是得了连老爷子的欢心的。因此,那正是连老爷子所最重视的事情之一。

    而最能讨好连老爷子的事情,则莫过于优待连守仁,最好能将他当祖宗似的供奉起来。

    但是这件事,连蔓儿家却绝对做不到。因为那实在是太自虐了,都对不起天地良心。

    “你要是再那再多待一会,你说老爷子是不是就得开口朝你借钱?”张氏就问连守信。

    “把抓药的事安排好我就回来了,我就怕我多待一会,老爷子还得让我点头给大当家的说媳妇。”连守信就道,“我懒得听这件事。……借钱的事,我还真没想。”

    如今他们也算家大业大,几两,甚至几十两银子拿出去也并不心疼。但是,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那是他们辛辛苦苦的赚的,自然希望能用在正地方。

    “我估计,我爷不会跟我爹开口说借钱。”连蔓儿就道,“我爷那是好面子的人,他应该是等我爹主动开口,把钱拿出来。”

    所以,连老爷子叫了连守信过去,还首先特意声明了,给连守仁说媳妇他们自己有钱。可是,面对村里人的时候,连老爷子却口口声声地说银钱不够用,要跟连守信借钱,而且还说,连守信肯定不会不管,这钱,连守信肯定会愿意借出来。

    连老爷子为人行事比周氏是婉转含蓄了许多,他这是暗示连守信拿银子出来。

    “我爷要是开口,肯定得说的准准的,是借,以后会还。要是我爹主动拿银子过去,人家都知道咱家现在有钱,我爹又面嫩,肯定不好意思说还钱不还钱的事。我爷那时候再说借还,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前我爷不是就说过,这辈子就不愿意朝人借钱。开口朝咱借钱,他肯定觉得脸上不好看,要是我爹主动拿钱过去,他脸上好看,这村子里大家伙还得佩服他。”

    “他多能耐啊,都不用开口,我爹就啥都随他的心。……不管多忙,都随叫随到,啥啥都供应的齐全,李郎中就跟家里养的郎中一样了!”

    一家人都摇头叹气,以前,尤其是有周氏在旁边比着,她们都觉得连老爷子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人,她们甚至愿意为了这个老人而委屈自己。但是,这样的感情,正在被连老爷子自己一点点的消磨着。

    “人老了,是不是都糊涂啊?”张氏百思不得其解。

    “要说糊涂,我爷在别的事情可都挺明白。”连蔓儿就笑道。

    “也怪不得二当家的都问他,是不是就大当家的是亲生的,别人都是捡来的。”张氏就道,“这回二当家的两口子咋学奸了那,老爷子咋许愿都不答应,就盯住那二十几两银子了?”

    奸,在这里并不是贬义词,但也不是褒义词,而是乡村土语中一种形容人聪明机灵的说法,全看当事人的语气,才能分辨是褒奖还是贬损。

    “以前吃亏吃多了呗,”说到这件事,连蔓儿就忍不住乐,“再也不肯上当了。”

    连老爷子在连守仁那信用破产了!

    “闹腾成这样,给大当家的说媳妇这件事,是不是就黄了?”张氏自言自语地道。

    “我看是还没死心。”连守信就道。

    ……

    果然,连老爷子在家里喝了两天药,养息的差不多了,竟真的着手张罗给连守仁说媳妇的事。

    “……现在不是都没啥事吗,咱爷每天吃了饭,就领着他大儿子出去串门,到处托人给他说媳妇。……说是啥家境贫寒点不怕,人要好,说是身子要壮实,性子要好,长的模样过得去就行,就是得比他大儿子年纪轻。……要是别的条件都合的上,就是带个孩子也行,老连家能养活。”连叶儿在外面听了消息,就跑来和连蔓儿吧啦。

    “还说不要太年轻的,最好二十到三十,这是最好。还说老连家不会亏待人……”连叶儿噼里啪啦地将连老爷子托人做媒的话学说了一遍。

    李氏和张氏在旁边听见了,在这样的事情上,她们毕竟比小姑娘们多了许多的经历,便都听出了些言外之意。

    “这是打算给你们大当家的找个年轻的吧。”李氏就跟张氏道。

    “怕是难找。”张氏就道,“要搁以前,没有太仓那回事,他还是个秀才,那兴许还差不多。”

    “所以才说不能亏待人家,拿钱赔补呗。”李氏就道。

    “芽儿她娘这两天还上你家去不?”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去,咋不去那。还是天天去,这好多话,就是她跟我们说的,要不,我也不能知道这么多。”连叶儿就道,“就是不像以前那样,一坐就是一天了。一到我们家就跟我们唠叨,说咱爷多偏心眼。她说得回家看着,别瞅眼不见,咱爷就真给领个寡妇回来。”

    连叶儿说完,就抿了嘴笑。

    “我也听说了,现在二当家的一家三口,成天的可忙活了。又得看着家里,还得天天上外头串门子,见人就给大当家的打破楔儿,到处说他坏话,生怕真有人答应进门。”张氏也笑道。

    打破楔儿,是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常用的一句乡村土语,意思大概为搞破坏。那个楔字用的特别的形象生动。比如说做木工活,要将两块镶拼的严丝合缝的木头拆开,最好的办法就凿进去一个楔子,将两块木头给撬开。

    连守义和何氏还有四郎每次搞破坏,还都不往提一提连守信家和连守仁那一股人的恩怨,并且将之定义为死仇,明白地告诉别人,别想着嫁给连守仁就能攀上连守信家,或者从连守信家得到好处。相反,和连守仁做亲,那就是往死里得罪连守信家。

    连老爷子和连守仁一边忙着托人说亲,连守义和何氏一边就忙着搞破坏。如今,这件事已经成了村里人的笑柄了。

    连蔓儿笑着摇头,一家人,矛盾已经激化,往两个方向扭着劲儿,这日子哪能过好。

    “天天的吵吵,一点消停的时候都没有,吵吵完还坐一桌子吃饭。”连叶儿说老宅现在的情形,“对了,蔓儿姐,那天我还看见二丫了,听说咱爷也求到她家里了。还求大姨奶,说是把老亲都找一找,说啥也得踅摸一个媳妇。”

    连多年都没走动的老亲都想到了,可见连老爷子是真的铁了心,而且急迫地想要办成这件事。

    但是,结果却事与愿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