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零四章见微知着

第七百零四章见微知着2017-11-11 22:35:14Ctrl+D 收藏本站

    “知道。一天叫百八十遍,一遍不答应,她就说你出门了。你奶啊,可精了。”何氏就道,这话与她前面说的自相矛盾,可也并不矛盾。

    “那你回去吃饭不,她给你饭吃?”连蔓儿又问。

    “俺咋不回去吃饭,那打下来的粮食,还有俺的份那,还有二郎给的粮食。”何氏终于有些动容,“你们都分出来了,日子都过好了,就剩下俺们,这可受了罪了。”

    说到这个话题,根本就不用人问,何氏就巴拉巴拉地说了起来。

    “那大当家的爷两个,这谁不知道啊。那都是秧子派,做摆设行,下地干活,就他们两个大老爷们,还抵不上俺一个老爷们。这家里家外,这地里的活,都是俺们这一股人干的啊。”何氏说着话,身子向前,靠近赵氏,还拍了拍巴掌,表示她的激愤。

    “俺们这累死累活的,饭都多吃不上一口。老爷子老太太两个,心里还向着他们大儿子大孙子那。……就俺们下地,老爷子给分派活,管保把那轻巧地分派给他大儿子和大孙子,俺们小六,那才多大,干的活都比继祖多。俺们这么干,老爷子对俺们还是没好脸,那天在地里,差点就拿锄头砍俺二郎他爹了。对他大儿子和大孙子,他可一个指头都舍不得碰。”

    连蔓儿和连叶儿对视了一眼,同时想到,原来,何氏对连老爷子和周氏已经这样不满了。何氏的不满,其实也就是连守义的不满,是他们那一股人的不满。

    这样不满的话,何氏会在这个炕头上说,也同样会在别人家的炕上说。

    对此,连老爷子和周氏不会一点风声也不知道吧。那么何氏还能出来串门,看来,连老爷子和周氏,是真的管不住连守义这一股人了。

    “一样的媳妇,俺还是个长辈。可谁拿俺当人看。”何氏又继续说道,“就说收秋那会吧。大家伙都下地,要留老太太一个人做饭,老太太不干。要多留一个人,那不管咋说,那也应该轮到俺啊。可人家都当没俺这一口人,就把继祖媳妇给留下了。也不轮着了,俺在地里忙了一秋,累的俺的腰都要折了,土土活活的,没个人样。你们再看人家继祖媳妇,人家就天天做那点饭,一天地都没下过。”

    “就这么欺负俺,不把俺当人看,把俺当牲口使唤!”何氏说的唾沫星子四溅。

    连蔓儿和连叶儿离的远,不过还是下意识地又往后坐了坐。可怜赵氏,被何氏凑到了跟前,喷了一脸的吐沫星子。

    “就算当牲口使唤,那也该给吃饱了啊。”何氏喘了口气,又道,“她还不给俺饱饭吃,俺要多夹口菜,她那眼睛就瞪着俺。还骂俺。”

    “收秋那时候,也不给你饱饭吃?”连蔓儿就问。

    据她所知,别的时候,连老爷子是不管吃饭的事的。但是每到农忙的时候,连老爷子就会变得很关注这个问题。每顿饭吃啥菜,他都会告诉周氏。而平时,这个是由周氏做主的。而对于坐在周氏那一桌吃饭,却要下地干活的人,他也会关照。

    就在那几天,周氏这一桌上,菜虽然还是管着,但是饭却是敞开了吃的。

    “就那几天顶啥用。”何氏轻轻的一句,绕开这个话题。“俺现在,还多了二郎给的口粮,她还不让俺吃饱。吃顿饭,她能从头骂到尾,还说让俺出去呱啦,别回家吃饭,给好人省下份口粮。俺给谁省啊,俺给谁省啊,她还不就是顾着她大儿子大孙子。俺们要是光干活不吃饭,她才乐。”

    周氏待媳妇刻薄,这个无需置疑。但是饿着何氏,恐怕是跟何氏每天出来串门有关。

    听着何氏抱怨起连老爷子和周氏,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上的样子。连蔓儿突然心中一动。

    “二伯娘,我咋听人说,你和二伯想要分家?”连蔓儿看着何氏,问道。

    何氏一下子就愣了,随即一双大眼睛咕噜噜地转了起来。

    “谁,你听谁说的?那是没有的话,俺们没说过这样的话。”何氏急忙否认道。

    连蔓儿看何氏那着急的样子,就知道,这个话题,何氏和连守义肯定是私下里谈过了。这个是敏感话题。

    “真没说过,可这无风不起浪的……”连蔓儿故意道。

    “我也听人这么说过。”连叶儿帮腔道。

    “他们胡说八道的,俺可没说过。二郎他爹也没说过。”何氏就道,“要是四郎和小六,他们俩懂啥,都是瞎说的。瞎说的。”

    何氏这样解释,却更证实了,他们肯定是谈论过分家的事,而且,四郎和六郎也可能在场。

    连蔓儿确认了这样的事实,就不再问了。连蔓儿不问,何氏却并不是一个藏得住话的人。

    “分啥家啊,俺们四郎和六郎还没定媳妇那。大当家的那一股,人家媳妇都娶了好几个了,孩子啥的也生了。好事都让他们给占去了。……二郎给的那口粮,就不该归公中里头,就该给俺们。俺们攒下来,正好给四郎和六郎以后定媳妇。”

    “老爷子老太太手里攥着银钱,最后肯定都填给大当家的。俺们是受苦的命,……要是老爷子老太太现在就把四郎和小六定媳妇的钱给俺们,俺们现在就分家。”

    “俺没说分家,俺就那么一说,俺没想着分家。”发现自己说走了嘴的何氏,连忙补救道。

    连蔓儿勉强忍笑,心想,这个何氏还真有意思,有什么事,根本都不用人问,她自己就能干脆地给倒出来。

    “这还说不想分家那,都把要咋分家想的好好的。净想着好事了。”连叶儿撇嘴,小声道。

    连蔓儿坐了一会,看天将近晌午了,就打算告辞回家。

    “蔓儿,你们那作坊,是给你姐做嫁妆了不?”何氏却拉住了连蔓儿,问道。

    将作坊给连枝儿做嫁妆这件事,她们没有特意宣扬,也没有特意保密。何氏这些天总往作坊里去,怕是听见了什么风声。

    “给我姐啥嫁妆,那都是我爹娘说了算。这些事,我还真不大清楚。”连蔓儿就道。

    “你们家有啥事是你不知道的?”何氏咧嘴笑道,“你别哄俺,谁不知道,你们家里,你能当多半个家。跟伯娘说说,那作坊是不是真给你姐了?”

    “你姐那嫁妆可不老少吧,你们请的那木匠,这家具啥的,打了有一年了都。蔓儿啊,伯娘给你说句知近的话。你家里的东西,那大头都是老连家的,能给你们姐俩的也就是零碎的那点。这东西都给了你姐,到你那时候,可就啥都没有了。”

    “蔓儿,你别看你挺灵的。你还是年岁小,不知道这些个事,到后来,就得吃亏。伯娘给你提个醒,是为了你好。俺和你二伯可都向着你。你回家去,和你爹娘说。你爹娘要是不答应,你找俺和你二伯来。俺们就能给你做主。”

    何氏这一番没头没脑,不知进退的话,让连蔓儿哭笑不得。

    “你这是什么话?”连蔓儿板起脸,“我们家的东西,我爹娘早就有话,那都是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人的。我爹娘说了算,爱给谁什么就给谁什么,我们可不会争竞。外人打什么主意,眼馋眼气都是白搭。就这事,要是让我们知道了,谁在外面说三道四的,可别怪我没把话说在头里。”

    “那板子的伤都好了吧,是不是就忘了疼了?谁还想尝尝板子的滋味,她尽管胡吣!”

    何氏脸皮厚,却被连蔓儿这几句话堵得不上不下,一张脸更被吓的变颜变色的。

    “小丫头厉害的。”何氏嘴里咕哝着。

    连蔓儿就下炕穿鞋,跟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告辞。

    赵氏也下炕穿鞋,跟连叶儿一起送连蔓儿,何氏却还在炕上坐着,一动不动。

    “晌午了,该做饭了吧。”连蔓儿低声对连叶儿道。

    “二伯娘,你该家去做饭去了吧?”连叶儿就对炕上的何氏道。

    “今天不是俺的班。”何氏就道。

    “你昨天也这么说的。”连叶儿道。

    “啊……”何氏含糊了一下,“昨天芽儿在家做饭,今天真不是俺的班。”

    “她二伯娘,你一大早上就来了,坐了这大半天了。还是赶紧回去吧,要不,老太太有得骂你,不给你饭吃了。”赵氏就道。

    这是非常中肯的一句话,可何氏还是没动地方,她贪恋连叶儿家的热炕。

    “你们忙你们的,别管俺,俺再坐一会回去,赶趟。”何氏就道。

    连叶儿和赵氏都拿何氏没办法,就先送连蔓儿出来。

    “蔓儿姐,你看见没。这几天都这样,第一天来的时候,到饭时她都不走。俺们放桌子要吃饭,她就先坐过来了。还说我们有啥,她就跟着吃一口,她不挑饭菜。”连叶儿黑着脸,跟连蔓儿诉苦,“我爹娘还下不来脸,想着赶上了,就留她吃一顿饭就算了。我没答应,我把她给撵走了。”

    “多亏我把她给撵走了,要不地,她吃了那一回,天天就得在我家吃了!”

    送上三更,求粉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